搜索
当前位置:首页 酒文化 葡萄酒 查看内容

知否知否?新西兰长相思的成功上位史

2019-1-22 14:03| 查看: 314| 评论: 0|编辑: 一袋酒仙

2019年是新西兰葡萄酒200周年纪念日,长相思在全世界的成功确实给了他们足够的理由。


01

法国长相思和新西兰长相思

当美国纳帕蒙大维(Robert Mondavi)在1968年发布第一款长相思葡萄酒的时候时,酒瓶上并不是长相思(Sauvignon Blanc),而是FuméBlanc(长相思在法国最出名的产地。)

50年后,长相思这个芳香的白葡萄品种和霞多丽、白品诺一样家喻户晓。尤其是当长相思的成功归功于一个仅有470万人口的小岛(不到美国人口的1.5%),而且新西兰的葡萄酒产量仅占世界总产量的1%多一点,但却将一种鲜为人知的葡萄变成了全球皆知。这个巨大的改变令人印象深刻。

这是长相思如何成为新西兰长相思的故事。它展示了流行的趋势,一个葡萄酒产区的潜力,葡萄酒品尝家和商业成功之间的巨大鸿沟。葡萄酒作家Bob Campbell MW,将新西兰长相思描述为“就好像跳到了到醋栗丛中。”其多样的风格,其香气通常还包括葡萄柚,新鲜修剪的草和草本绿色甜椒,已经成为新西兰长相思的特色,尽管这个品种来自于法国。


02

新西兰长相思的发家史

根据新西兰葡萄种植者2018年度报告,长相思占该国种植葡萄的60%以上,占其白葡萄种植面积的77%。位于新西兰南岛北部的马尔堡(Marlborough)是该国最大的葡萄酒产区,占地面积超过26,000公顷。

然而,直到20世纪70年代初,新西兰的所有葡萄种植都该国的北岛。直到1973年Montana Wines的创始人弗兰克·尤基奇(Frank Yukich)想开始生产出口的葡萄酒,但北岛地区的土地价格非常高。因此,他把目光投向马尔堡。

“来自这里的葡萄酒将闻名世界”Yukich在第一批葡萄种植的仪式上宣布。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对的。两位酿造商最终在马尔堡取得了巨大成功,然而Montana不是其中之一。

1986年,Ernie Hunter的马尔堡长相思获得了英国“星期日泰晤士报”复古节的“最佳非干霞多丽白葡萄酒”类别,并连续三年获得该奖项。与此同时,另一家马尔堡酒庄云雾之湾(Cloudy Bay)开始向英国出口。它赢得了英国评论家的热烈评价,需求增长如此之大,以至于他们需要按照配额制度给经销商配货,而这个系统通常是精品葡萄酒,例如勃艮第这样的产区使用的。

这两家葡萄酒厂正在建立一个全球粉丝基地,但另外两支力量将新西兰长相思推向普通大众。 1985年,葡萄酒过剩促使政府赞助拔除葡萄藤,同期恰逢新西兰根瘤蚜爆发。许多种植者利用这个机会(和现金)用更有利可图的长相思葡萄取代其他品种。


03

新西兰葡萄酒在美国腾飞

随之而来的是新西兰长相思腾飞。新西兰葡萄酒出口连续23年增长,而长相思占11.6亿美元葡萄酒产业中的86%比例。奢侈品集团LVMH于2013年收购了云雾之湾。2010年,Pernod Ricard收购了Montana Wines并将其更名为Brancott Estate。

就美元价值而言,美国是新西兰最大的出口市场。截至2018年6月,美国人花费了3.55亿美元购买新西兰葡萄酒,仅次于意大利和法国。

04

酒评家和消费者的两极分化

在葡萄酒中,商业上的成功并不能保证获得好评。那些庆祝新西兰长相思在20世纪80年代到来的批评者现在热衷于与这种风格保持距离。

2013年,“卫报”的大卫·威廉姆斯说,当他第一次接触到长相思的时候,一见钟情,但现在发现自己“不为所动”。在2018年3月,MW的Tim Atkin写道,“两年前,我的几位同事飞往马尔堡参加了第一届国际长相思庆祝活动,现在这篇报道在角落生灰。”

除了葡萄酒趋势的变幻无常的性质之外,这些评论还展示了评论家与消费者之间的差距。毕竟,根据Wine-Searcher的数据,其最受欢迎的前五名长相思中有三个来自马尔堡(Marlborough)。 Cloudy Bay和Kim Crawford占据第1和第2位。

当Campbell将新西兰长相思的味道比作醋栗灌木的味道时,这是一种恭维吗?或者说这种风格缺乏复杂性?葡萄酒是否需要挑战饮酒者?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可能取决于消费者的购买和饮酒习惯。

然而,随着新西兰长相思连续23年的销售增长,这些都不重要。

源/vinepair

译/萄酒汇May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关注酒市网
返回顶部